當前位置:首頁 > 學校黨建 > 工會動態
石景山小學“良師工程”系列活動——“良師”解讀
來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03-19    浏览次数:768     【 】    【關閉
       善之本在教,教之本在師。傳道授業解惑,良師猶甚。良師是航標,爲人生之舟撥正航向;良師是甘霖,爲心靈荒漠孕育綠色;良師是燭火,點亮黑暗中摸索的靈魂;良師是港灣,是旗幟,是明星,是拐杖…… 
       一位好老師,勝過萬本書。良師,或悉心以教,雛鳳清于老鳳聲;或點鐵成金,化腐朽爲神奇;或指點迷津,柳暗花明又一村;或旁敲側擊,心有靈犀一點通。甚至,一句善意的提醒,一個友好的攙扶,都是良師,“一字師”“一句師”莫不傳爲佳話。良師可以爲王公貴胄,绫羅綢緞;也可以市井庶民,布衣青衫,甚至山野村夫,牛衣藍縷。良師毋分耄耋老者、黃口小兒,亦無巾帼須眉之辯。爲孔子指點迷津的頑童,指陳韓晃畫牛之誤的老農,磨杵警策李白的老妪,都是名至實歸的良師。所謂“無長無少,無貴無賤,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”也。
       概言之,良師,或以學識服人,或以性情動人,或以人格化人,既睥睨千古,又謙遜好學;既卓爾不群,又平易近人;既求異創新,又不嘩衆取寵。
       良師不必居高臨下,正襟危坐,因循守舊,“子曰書雲”掉書袋,大可溫和近人,幽默诙諧,妙語如珠,行雲流水,嬉笑怒罵皆成文章,于無意間切中肯綮,讓聽者如沐春風,有冬日向火夏日含冰之妙,于潛移默化中探骊得珠,豈不妙哉!章太炎、魯迅、郁大夫,莫不是“羽扇綸巾,談笑間樯橹灰飛煙滅”。時間大浪淘沙,惟有儒雅風範、珠玑文字令受益者如飲醇酒,久而彌笃。
       良師不必成日價面沈似水,面青如鐵,動辄戒尺伺候,抱著“師道尊嚴”的牌坊,與學生壁壘森嚴。其實,放下架子,與學生打成一片,其樂融融,風景獨好。“親其師,信其道”,面對如此仁厚長兄,謙謙師者,焉有不“言者諄諄,聽者孜孜”?而況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,信息社會千頭萬緒,學不勝學,教不勝教,惟有與學生互學互教,方能教學相長,教學事業的源頭活水亦能滾滾不竭。
       良師在育人方法上千差萬別各有千秋,但有一點是共同的,那就是愛心。良師不但是知識的播種機,也是愛的播種機。孔子曰:“愛之,能毋勞乎,忠焉,能毋誨乎?”陶行知“愛滿天下”,並能“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半根草去”。良師選擇了太陽的事業,就選擇了燃燒自己,他們甘當人梯,爲人作嫁,鞠躬盡瘁,雖九死而未悔。辛苦是良師的職業本色,但決不是全部。良師有春的耕耘,更有秋的收獲,春華秋實,自會有心的愉悅;良師也不是單純的照亮別人毀滅自己,而是在照亮別人的過程中,逐步升華著自己的人格,“待到山花爛漫時,她在叢中笑。”